網游之我不配

作者:易修羅


    凌揚趕到菊花谷的時候,劍情的人已經跟二○一瘋人院打起來了,地圖上各種群體法術特效無比華麗,屏幕上時不時刷出一句XXX被XXX送去閻羅殿喝湯的系統消息。

    凌揚見自家人跟自家人打起來了,好是拙急。

    【當前】鈴鐺兒:你們在搞什么啊,都別打了!

    【當前】小受別跑:鈴鐺兒你來了?不是我們想打,是他們幫會的人根本就不講道理!

    凌揚好不容易在一片混亂中弄清了事情的原委,原來是小受別跑跟花滿樓兩個人一起練小號,遇到一個好心人要帶他們做任務。

    起初倒也沒什么,可做著做著有一票人路過,這些人據說跟好心人是敵對幫會,二話不說上來就開紅,順便也波及到了兩個小號。

    這種事情在游戲中常有發生,小受別跑和花滿樓也司空見慣,可詭異地是最后殺死二人的不是敵對幫會的人,而是好心人本人。

    對方給出的解釋是,我帶的小號不能給別人殺,要殺也得是我殺。

    這兩個人頓時就無語了,可畢竟好心人之前幫過他們,看到他被對方幾個人圍攻,還是心有不忍,于是各自開大號前來幫忙。

    好心人這個時候也叫來了援兵,很快就把敵對幫會的人清理干凈,小受別跑就叫花花換小號來繼續練級。

    誰知道援兵中有個叫白少堂的人聽了這句話之后,直接開紅殺了花滿樓。

    雖然小受別跑一再解釋花滿樓不是敵對幫會的人,是來幫好心人忙的,但對方壓根不聽,劍情的人收到消息也趕了過來,發現對方行事完全不能用常理判斷,最后終于爆發了兩個幫會之間的戰爭,這期間白少堂就盯準花滿樓一個,來來回回殺了他十余次。

    【當前】鈴鐺兒:你殺了花滿樓十幾次??!

    凌揚這話明顯是沖著白少堂喊的,被喊到的人雖然不知道面前這個鈴鐺兒是誰,但還是回答了他的質問。

    【當前】白少堂:聽到他的昵稱不爽。

    【當前】鈴鐺兒:你還不爽起來了?就行你老婆叫花花,不行別人也叫花花?

    【當前】白少堂:對。不過你怎么知道我老婆叫花花?

    凌揚掀桌。

    【當前】鈴鐺兒:因為花滿樓就是你老婆!

    在場所有人都震驚了……

    徐賢第一個反應過來。

    【當前】花滿樓:我靠!

    他當即掄起手里的權杖就照白少堂敲去,對方傻站在原地任他敲,也不還手。

    瘋人院的人看著老大不還手,又有那么驚人的言論在前,也不敢出手。

    劍情的人自然更不會出手……

    一群人就這樣看著一幫之主被一個祭司用權杖一點一點地敲死,每個人心中都有無數匹草泥馬呼嘯掠過。

    白少堂被敲死了之后,也不復活,也不說話。

    【當前】花滿樓:他人呢?!

    【當前】鈴鐺兒:估計是過來了吧……

    【當前】花滿樓:不許給他開門!

    【當前】鈴鐺兒:他有鑰匙……

    【當前】花滿樓:打電話叫人來換鎖!

    然后這兩個人也變化石原地不動了。

    留下兩撥不明真相的群眾空對著如此大的一個八卦風中凌亂。

    凌揚和徐賢同時竄出了臥室。

    “換鎖的電話呢!”徐賢叫道。

    “不是吧,你來真的?”凌揚難得看到徐賢情緒這么激動,“不過你倆都在一起這么久了,你居然還沒告訴他你打游戲?”

    “我不是不想告訴,是不敢告訴??!”徐賢緊張地直轉。

    “為什么?”凌揚不明白了。

    “你忘了我那個號的稱號?”

    凌揚嘴巴張了半天,終于反應過來,花滿樓的頭上還頂著彭大帥的名字呢!

    別看小白龍自己一副風流不羈的樣子,私底下,他傳統得跟他那將軍老爹一模一樣,他才不管你是前夫還是姘頭,完全不講道理!

    凌揚也慌了,連忙跑到門口去找小廣告,“換鎖的電話呢!”

    最后到底換鎖的沒來,白礱來了。

    凌揚有心幫忙,奈何打不過對方,只好眼睜睜看著白礱把徐賢拎到屋里,要跟他“說道說道”。

    凌揚在門外一邊畫十字一邊幫徐賢祈禱,花花啊花花,這次誰都幫不了你了,你可得自求多福了。

    一直到晚上葉朗回家,那兩個人還沒說道完,凌揚約摸著今天晚飯肯定沒戲,早早就叫好了四人份的外賣。

    葉朗對于徐賢罷工,突然改吃外賣一事很不解,凌揚嚴肅認真地提醒他:勿聽、勿想、勿問,家家都有一本難念的經。

    他還有一句話沒說出來,就是打游戲神馬的千萬不要瞞著老公,他自己就是活生生的教訓,也不知道徐賢的臨場應變能力有沒有他強。

    飯后凌揚一臉神秘地把葉朗拉到電腦前,登錄夜狼的賬號,葉朗發現自己的頭頂居然冒著紫光。

    “這是什么?”葉朗不解地問。

    “我送你的禮物,打開看看?!?br />
    葉朗點開裝備欄,發現自己頭盔上原本加防的六級寶石被扣掉了,取而代之得是一顆七級紫色寶石,“你哪里來的?”

    “秘密?!?br />
    “你是不是又要唱小龍人?”

    凌揚嘿嘿一笑。

    七級寶石的光芒實在太耀眼,就像頭上頂了個三萬瓦的燈泡,葉朗在城門口站了一會兒,就引來好多人圍觀。

    “哇,七級寶石,NB?!?br />
    “我沒看錯的話,他身上有兩顆吧,頭上一顆,槍上一顆?!?br />
    “七級寶石不是非賣品嗎?我記得就去年PK大賽發過一些,這個人從哪冒出來的,怎么會有兩顆?”

    “根本沒見過這個名字,不會是偷來的吧?”

    “你們是老服的吧,夜狼是新服出了名的有錢人,估計是他買的?!?br />
    “開什么玩笑,這種絕版寶石根本有錢都買不到,之前我們會長出一千塊買一顆橙色的對方都不賣,何況他帶的還是黑的和紫的,只有冠亞軍才發這兩種顏色?!?br />
    “老服的玩家別SB了,別以為只有你們有PK高手,別忘了2V2的冠軍就是霖山的,還是劍情的幫主,幫主把自己的獎品給了幫會MT不行嗎?”

    “新服的玩家才SB,這種寶石每一顆都釘死到個人,你說黑色的是他們幫主給的,那紫色的呢?頭盔上用的紫色寶石一共就只有三顆,都在老服,這才合服一天,他又是哪來的?”

    一顆寶石頓時引發了一場新老服玩家口水戰,眼看戰火就要升級,突然空降了一群人,將夜狼團團包圍住,非要夜狼給他們一個交代。

    “你偷了我們幫主的石頭?!鳖I頭的人上來就道。

    【當前】夜狼:你們幫主的石頭?

    “頭盔用的紫色七級寶石在岱山只有三顆,有兩顆早就失蹤了,還有一顆是原主人送給我們幫主的,前幾天我們幫主被盜號了,這么巧你就有了,結論不是很明顯嗎?你要么是盜號的,要么是買了贓物,希望你能自覺歸還!”

    葉朗回頭看了眼凌揚,對方一臉的坦然,于是他轉過去打字道:

    【當前】夜狼:不好意思,這不是贓物,這是朋友送我的禮物。

    “真好笑,你的什么朋友這么厲害?能不能拉出來給我們瞧瞧?”

    【當前】夜狼:說話客氣一點。

    其中有一人說,“副幫,跟小偷客氣什么,開紅殺他幾次就老實了?!?br />
    又有人道,“不還石頭,就別怪我們讓你在這里玩不下去?!?br />
    【當前】夜狼:呵呵。

    夜狼“呵呵”兩字一出口,對面所有人集體開紅,一瞬間各種技能就沖著夜狼砸了過來,夜狼縱使再防高血厚,也經不住這么多人同時攻擊,血條頓時見了底。

    說時遲,那時快,只見一個身影運著輕功飛了過來,在空中刷刷幾下就把夜狼的血條補滿,然后沖進人群,在每個人身邊繞了一圈,權杖一揮,地上開出血紅的鮮花,那是自然系祭司的終極輸出技——萬物凋零。

    大家在看到這個人的名字后集體愣住,不知情的人看了,還以為是哪里冒出個武林高手一瞬間點住了所有人。

    這人在人群中突了一圈后,一個凌空后跳,不偏不斜地落到夜狼身邊,與之并肩而立。

    【當前】小羚羊:他的寶石是我送的,誰有意見?

    作者有話要說:周五作者有課,更新好勉強,踩著點上壘,一會兒要是看到更新了就是校正。

    [?][herosly11][蕭祈默]投放地雷!

    [袖染香]投放地雷X2!

    [茶包]投放手榴彈!

    掉落[小羚羊的簽名照]。

    *背面寫著:值很多錢!

    小羚羊的真身終于第一次出場了,這個武林高手式的亮相是不是很符合他一貫高調的作風?
江苏快三开奖遗漏 幸运赛车历史开奖结果 最新双色球一码定蓝 最近股票大盘 中国体育彩票中奖规则 陕西十一选五分析软件 山西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陕西十一选五今天开奖 秒速时时彩是合法的吗 福彩22选5最新开奖 深圳风采一周开几次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