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我不配

作者:易修羅

    網游小說網www.069690.live(網游小說全拼+.com),您記住了嗎?

    - -

    發信人:Ironman(鋼鐵俠·哪有戰爭哪有我),信區:Homosexual

    標題:昨天教師宿舍那里打起來了

    發信站:煙山大學百年樹人BBS

    據說都出人命了。**——

    發信人:Huangshuan(黃樹安),信區:Homosexual

    標題:Re:昨天教師宿舍那里打起來了

    發信站:煙山大學百年樹人BBS

    聽說打人的是個軍人?是真的嗎?——

    凌揚做了一晚上夢,夢到的都是葉朗的警靴在自己眼前晃。

    迷迷糊糊中他感到有東西輕輕在自己的胸前拂過,漸漸地攀升到了自己的臉頰。微微睜眼一瞧,似乎又是那雙熟悉的高筒靴來自己夢中騷擾。

    他聽到遠處有一個人聲在對他說,“起來了?!?br />
    他微微把頭湊過去,用臉在對方的靴面上親昵地蹭了蹭,“嗯,再睡一會兒?!?br />
    凌揚眼睛一閉準備再次進入夢鄉,卻感覺那樣東西沒有離開,又帶上點力道在他臉上來回摩擦了兩下。

    真實的觸感讓他突然意識到這不是夢,聯想到剛才自己朦朧中的舉動,凌揚心里打了個激靈。

    他猛地睜開眼,眼前那人見他蘇醒,向后倒退一步,以便他視線對焦,看清眼前的東西

    凌揚還是第一次這么近距離地與葉朗的警靴面對面,似乎可以從那擦得烏黑锃亮的靴面反光中看到自己的倒影。

    他突然意識到自己剛才做了出格的事,連忙緊張地往上望去,竟然在葉朗的臉上看到了難得的笑容。

    不過是有點戲謔味道的笑容,每次葉朗在床上占據主導地位時,情不自禁露出的就是這種笑。

    “大家都在等你,”葉朗的聲音從高處傳來。

    “知、知道了,我這就起,”凌揚的語氣沒有往日的歡脫,反而帶上一點畏懼。

    葉朗微微點了點頭,從帳篷里走了出去,待他走后,凌揚一個咕嚕翻過去,用腦袋在枕頭上死磕,“尼瑪再這樣下去老子一定會被他玩死的?!?br />
    凌揚以最快速度從睡袋里爬出來收拾完畢,出去后才想起來今天說好要去打CS。四個人到了基地,正好遇到兩撥同樣來打CS的隊伍,大家湊到一起重新分了組。

    他們四人鐵定在同一組,這讓比賽還沒開始就沒有了懸念,對方一看就不是專業的,白礱一個人足以收拾掉他們全部。

    凌揚和徐賢都沒有裝備,在基地租的服裝,白礱肯定不用講,奇怪得是葉朗居然也自帶了裝備,當凌揚看到他身穿迷彩服腳踩防暴靴手持沖鋒槍走出來時,整個羊都狼血澎湃了,接下來教官講規則他都沒聽清楚,一心琢磨著不知道里面場地大不大,打CS的話,可供隱藏的堡壘戰壕應該很多吧。

    基地果然沒有令凌揚失望,由于它依山而建,占地面積特別廣,地形也很復雜,兩個人真得想找個隱秘地方藏起來,短時間內任誰也找不到。

    凌揚一進場就往那偏僻的地腳走,葉朗猜出了他的用意,在身后不疾不徐地跟著,二人來到一處絕佳的藏身場所,可以清楚地看到外面的一舉一動,但從外面無法窺視里面的動靜。

    ……………………………………………………………………………………………………

    此處河蟹3348個字,詳見作者有話說!

    作者有話說在文章的正上方,綠字部分,傳送門是紅色的,看不到的請多吃生胡蘿卜!

    如果被舉報,請通過文案中的和諧副本入口進入。

    打不開傳送門的使用公共郵箱,郵箱在文案,請不要修改密碼,也不要刪文。

    如果你看到這段話說明你看得不是完整版本,請上天入地去尋。

    ……………………………………………………………………………………………………

    他顫抖著發泄在這個人體內,炙熱的液體貫穿對方的身體,這一刻,他只想從頭至尾,從身至心,徹徹底底地占有這個人,收他為己物,讓他再也無暇去想別人。他甚至想蠻橫地洗去對方十六年的記憶,再也不想見到他不自覺露出那種沉默的表情。

    堡壘外突然傳來細微的腳步聲,葉朗的警惕心一直提在最高點,此刻飛速地離開凌揚的身體,一瞬間提好褲子,腳尖一撥架在墻邊的槍,腰一彎抄在手里,從射擊口處探出槍口,對準目標一陣掃射,可憐的入侵者還沒發現敵人在哪里就被身上的激光報警器提示你已經死亡,只好乖乖折回到重生點。

    凌揚這功夫緊張地抓回自己的褲子單腳跳著穿上,心臟緊張得要跳出來,他沒想到葉朗膽子大得居然敢在野外做全套,此刻回想起來,覺得剛才兩個人的行為真是冒險。

    葉朗解決掉敵人,把手中的沖鋒槍甩給凌揚,轉身撿起對方的狙擊槍,“這種冷靜的武器不適合你,你還是用這個無腦射擊流吧?!?br />
    凌揚被小瞧了,沖著葉朗呲牙咧嘴,不過還是高高興興地接了過來,他方才也覺得葉朗拿著沖鋒槍掃射起來實在是帥呆了。

    兩個人從藏身地出來,一路潛伏著回到主戰場,中途也撿了幾個落單的,凌揚還被擊殺了一次。兩人在一制高點找到徐賢和白礱,徐賢轉了醫療兵,白礱一手一把沖鋒槍,方圓百十里無活物。

    比賽結束后一看統計結果,對手異口同聲地指責白礱開掛,明白真相的群眾在一邊偷笑。

    大家都滾得跟泥猴差不多,葉朗和凌揚反倒是所有人中最干凈的兩個,淋浴的時候葉朗知道凌揚不愿意別人看到后背的傷口,一直站在他后面幫他遮擋。

    四個人回到露營地都有些疲倦,白礱靠在樹下,徐賢枕在他腿上小憩,葉朗精神還好,在河邊找了塊平坦的石頭坐了下來,凌揚最歡脫,不知怎么爬到了樹上,騎在樹杈上,嘴里叼著顆草,腿吊在半空一晃一晃的。

    葉朗打量著樹下的凌揚,印象中對方是個閑不住的人,除了睡覺和打游戲,幾乎無時無刻不在運動狀態。然而他此刻倚著樹干,仰望藍天,臉上有股說不出的恬靜。

    葉朗突然心底涌起一陣錯覺,似乎這樣的凌揚并不屬于他,隨時都會離他而去,飛回到天上,一種濃濃的不安全感占據了他的心頭。

    在發現自己有這樣想法的時候,他已經下意識地站起身來,走到樹下,沖著對方伸出了雙臂。

    凌揚一低頭,見到葉朗,臉上揚起一個大大的笑容,手在樹杈上一撐,跳回到葉朗懷里,他腳尖落地的一剎那,葉朗的心才放了下來。

    “你在擔心什么,我會飛走?”凌揚抿著嘴道,似乎猜透了他的心思。

    葉朗不說話,也沒否認。

    “別擔心,我已經不會飛了?!彼炎鞙愡^去,輕輕在對方嘴唇上點了一下。
江苏快三开奖遗漏 股票讨论微信群 kl888快乐8 排列五单双预测精准 全球期货配资基地 一分快三大小单双技巧规律 今晚开什么特马 资料 宝利国际股票股吧 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 河北省福彩双色球开奖 钱程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