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我不配

作者:易修羅

    網游小說網www.069690.live(網游小說全拼+.com),您記住了嗎?

    - -

    凌揚沒想到葉朗居然會帶他來絡明,“你帶我來體院干嘛?”

    “你上次不是跟賀大爺約好了要來找他?”

    凌揚想了半天,可算想起這么一樁陳年往事,“呀!是哦!我怎么都給忘了呢”當時他只是隨口那么一說,可萬一人家要是記著呢?

    戚風跟暴暴龍正在球場上打球,暴暴龍見到凌揚后面色果然很是不悅,“你不是說過要來,要來那個什么嗎?這都過了多久了,你這人說話怎么這么不算數?”

    凌揚連忙做討好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最近太忙,我給忘了,你現在帶我去唄?”

    暴暴龍一臉不甘愿的樣子帶著凌揚往柔道訓練館去了,留下戚風和葉朗還在原地。

    戚風見到葉朗這個樣子就知道對方有話要問他。

    “有事?”

    葉朗從口袋里掏出一支錄音筆,見戚風帶上耳機后,把錄音的最后一小段放給對方聽,刻意跳過了前面女聲的部分。

    戚風聽完了,“給我聽這個做什么?”

    “最后突然出現在現場的人是你吧?”

    “沒錯,”他大大方方地承認道。

    “我想知道得更詳細些?!?br />
    “更詳細?”戚風揚揚眉,“無非就是你聽到的那樣,凌揚被人欺負了,我恰好經過把他救了,對方跑了,我也沒見到人?!?br />
    “你沒見到人?”

    “但是我知道是誰,凌揚后來告訴我了,不就是他初戀情人的女友的表哥么,”戚風故意把初戀情人四個字咬得特別重,他這人沒事都要編出點事來刺激別人一下,更何況是這種現成的素材。

    葉朗明知道他是故意的,但臉色還是不可避免地沉了沉。

    “不過我還是很好奇,你是怎么搞到這段錄音的?有這段錄音完全就可以去告對方傷害罪了?!?br />
    葉朗遲疑了一下,還是決定說出來,“這支錄音筆是胡黎的?!?br />
    “誰?”

    “胡黎,游戲里叫FOX?!?br />
    戚風臉上的笑容一點點消失了,表情變得很嚴肅,“你說什么?”

    “你認識他?”葉朗反問道。

    戚風眼神往一側飄去,似乎在自言自語,“這不合理?!?br />
    他思索了一陣,問葉朗道,“你給我聽得應該不是錄音的全部吧,前面還有別的內容是不是?”

    葉朗猶豫了下,“是?!?br />
    “前面胡黎有沒有出聲?”

    “沒有?!?br />
    “凌揚跟我說起這件事的時候,他也沒有提到胡黎當時在現場,也就是說,這段錄音很可能是他偷錄的。//**//”

    葉朗從沒往這方面想過,但此刻一琢磨,既然前一段錄音是胡黎偷錄的,那么后一段也難保不會是。

    “你知道凌揚為什么被暴力對待了也不去報警嗎?”

    “為什么?”

    “因為他始終認為這件事是他不對在先,所以才忍氣吞聲到現在,但這里面如果涉及到胡黎,那意義就完全不同了?!?br />
    “什么意思?”

    “實話跟你說吧,那天我會出現在現場,并不是巧合,凌揚、胡黎、我,還有很多人,包括你們會長慕容也是,當晚我們都在同一個地方?!?br />
    戚風慢慢走了兩步,似乎是在回憶,“我跟凌揚是在老服認識的,不過霖山開服后我就轉服了,我們之前只是游戲中的泛泛之交,那天是我們第一次見面?!?br />
    “我們見面的契機是……魂淡在湖朔地區的第一屆PK大賽?!?br />
    葉朗知道這個比賽,也知道慕容和凌揚他們都有參賽,但他不是PVP愛好者,之前也就沒有關注過。

    “PK賽四強賽之前都是在線上打,四強賽之后轉移到線下,我跟凌揚的隊伍都是打三三,第一場抽簽就遇上了?!?br />
    “凌揚技術很厲害,一直被我們奉為頭號對手,但是說實話,他那天發揮得很不好,完全沒有打出平時的水準?!?br />
    “本來我以為可以輕松取勝,誰知我們隊里的小哥犯了個特別低級的錯誤,被白少堂抓到空子翻了盤,于是他們就晉級了第二天的總決賽,我們后來只拿到季軍?!?br />
    “當天晚上游戲官方包場給選手交流,活動地點就選在那個酒吧,事情發生時我正好在酒吧外面,聽到暗巷里有人慘叫,趕過去的時候凌揚就已經是那個樣子,我想喊他隊友來,他不讓,就只好送他去醫院?!?br />
    “第二天……”戚風的語速慢了慢,“他的兩個隊友一直打電話給他,他不敢接,后來我看不下去,就幫他接了一個,還開了外放給他聽,我當時只是想刺激他一下讓他把話跟對方說清楚,沒想到……”
江苏快三开奖遗漏 股票融资融券费用 乐彩江西时时彩走势分析 股票涨跌原理是什么 上港集团股票行情 好运彩app 七乐彩玩法开奖结果 北京新十一选五一定 盈富配资 好运彩米聊下载 炒股配资公司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