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無敵戰神

作者:倦鳥先睡

    網游小說網www.069690.live(網游小說全拼+.com),您記住了嗎?

    當身體被狂奔的卡車撞飛,粉身碎骨般的疼痛傳遍全身的那一刻,張狂還以為終于可以結束自己那毫不值得留戀的生命,可惜,死亡只是逼近,沒有來臨。

    “大夫,不如就別救我了,我放棄治療……”張狂想對周圍忙碌的醫生說這么一句,可張開嘴巴卻發不出任何聲音,無神的雙眼看著刺眼的手術燈,那是多么地慘白,一如他這20多年的人生。

    但就在這時,一個女人突然撞開了手術室的門,撕心裂肺地哭喊道:“張狂!張狂!你怎么了,你別嚇我!”

    這是一個穿著樸素卻漂亮得像朵花一樣的女人,但那張未施粉黛的臉蛋此刻卻被悲傷和絕望所填滿,花容慘淡。

    “張狂?是在叫我嗎?”張狂艱難地把視線移到闖入手術室的女人身上,想看看這年頭還有哪個女人會為他闖入手術室,但只看了那個女人一眼,張狂就像被雷電擊中似的,渾身開始劇烈地顫抖,回憶和眼淚也如同潮水一般地涌來……

    他叫張狂,今年22歲,是一名孤兒,童年那段歲月,孤單和寂寞就是發小,嘲笑和冷眼如同便飯,小小年紀就已嘗盡人間冷暖,而5歲生日那年,他向老天許下了一個很奢侈的愿望:他想知道什么是幸福。

    結果愿望實現了,林詩雅,就是他的幸福。

    林詩雅也是孤兒,在張狂6歲那年才來到張狂的孤兒院,可兩人之間就像有一根紅線牽引著,在第一天見面就彼此留意到了對方,然后很快地相識,相知,相依,相愛,有了林詩雅,張狂的世界才有了色彩和溫度。

    離開孤兒院后,林詩雅就開始扮演姐姐和母親兩種身份,含辛茹苦地撫養張狂長大,并把整顆心都放在了張狂身上,而林詩雅僅比張狂大5歲而已。

    看到林詩雅日夜辛苦地工作,張狂也想靠自己的奮斗和努力讓林詩雅過上好的生活,因此他選擇了虛擬游戲這塊領域。

    在虛擬技術極為發達的今天,虛擬游戲早已跟人類的生活緊緊聯系在一起,特別是最新一代的虛擬游戲《星痕》將劃時代地開放貨幣互通功能,使得游戲不再只是游戲,它能讓人一夜暴富,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也能讓人瞬間身敗名裂,變得一無所有!

    而張狂的要求不高,賺到錢,能改善生活就行。

    然而,就在《星痕》運營的這一年——公元3000年,上帝終于下毒手,讓張狂主演的這出“戲劇”進入高潮,就在張狂剛進入《星痕》不久,正在做著某個重要的隱藏任務時,現實一個噩耗傳來:林詩雅被檢查出患了重??!

    接到電話的張狂如遭雷轟(在游戲里可以接聽現實里的電話),立即下線心急如焚地趕往醫院,結果得知林詩雅患的病叫“XR型血液綜合癥”,不是不能治,但要花很多錢,僅手術費就超過100萬聯邦幣。

    當時只有17歲的張狂還在讀書,家里唯一的收入是靠林詩雅出外打工得來,姐弟倆哪里有那么多錢做手術?

    思來想去,張狂決定輟學,打算當一名真正的職業玩家!

    只是天意弄人,之前由于太過擔心林詩雅的情況,張狂不顧自己正在進行隱藏任務而強行退出游戲,導致任務失敗,重新上線時,竟發現角色已被強制刪除,要整整一年后才能重新創建角色并進入游戲。

    這無疑是雪上加霜,學歷低微的張狂只能出去打零工,還身兼幾職、起早貪黑,但打工是不可能賺到百萬以上的聯邦幣的,所以在外蹉跎一年后,張狂又回到了《星痕》,可遲了整整一年,又要分心照顧病重的林詩雅,結果2年過去,什么都沒闖出來,最后林詩雅因病去世,那時,張狂才剛過20歲的生日。

    之后的日子,心灰意冷的張狂就退出了游戲,當起了游戲評論員,但失去林詩雅以后,張狂已沒有了精神寄托,心中還充滿了悔恨和愧疚,試問,他如何原諒看著最親愛的姐姐痛苦掙扎3年最后死去卻無能為力一無是處的自己???

    其實張狂早就想一死了之,可他偏偏又答應了林詩雅臨死前的囑咐:要好好活著。

    如此,張狂只能沉迷酒精,醉生夢死,以此來減輕心中的痛楚,一晃又是2年,直到這天夜晚,老天終于做了件好事,讓一輛卡車把剛出酒吧的張狂給撞飛了……

    這就是張狂22年來一直演給老天看的狗血悲情劇,不知道上帝那老頭看完之后會不會給他頒發個小金人,不然最悲情演員獎也可以將就一下。

    只是令張狂疑惑的是,上帝老兒是不是突然倒帶看重播了?否則現在闖入手術室的女人怎么可能是他日夜想念的林詩雅?

    …………我是分割線…………

    清晨,鳥兒歡快的叫聲吵醒了毫不歡快的張狂,緩緩地睜開眼睛,熟悉的天花板就映入了張狂的眼里。

    “原來已經回家了?!睆埧衩院厝嗔巳嘌劬?,就起身下床,可下床后卻發現房間的擺設好像有點不一樣,難道這兒不是他的房間?不可能,桌子上明明還放著他和林詩雅的合照。

    微微疑惑的張狂忽然把目光定格在墻上那幅《星痕》的宣傳畫上,他沒記錯的話,那好像是讀高中的時候買的……

    “高中???”張狂突然想起了什么,立刻跑出房間來到僅幾平米的廳里,滿臉焦急地到處尋找,最后終于在廚房找到了那抹熟悉的倩影:高挑玲瓏的優美身材,一頭如瀑布般烏黑柔順的長發,還有那條粗布編織成的灰色長裙……真的會是她么?

    在張狂期待又不敢相信的忐忑心情下,廚房的人兒很配合地轉過身來,一張溫柔恬靜的俏臉就出現在張狂面前,那不正是他每天魂牽夢縈的林詩雅的嬌靨么?

    原來這不是夢,這兩天發生的一切都不是夢!

    前天做完闌尾炎的手術后,張狂就一直迷迷糊糊的,因為虛弱,他在床上足足躺了兩天,雖然期間一直有林詩雅的陪伴,但張狂以為那只是每晚都會進入的美好夢境。

    可今天清醒過來,親眼看到忙早餐的林詩雅,張狂把自己大腿都擰出了“楚河漢界”,才相信自己重生了,而且還重生在《星痕》運營的5天前!

    “這實在是太好了……”激動的淚水像斷了線的珍珠大顆大顆地掉落,張狂跑進廚房一把將林詩雅緊緊地擁住,極為動情地哽咽道,這種從地獄回到天堂的狂喜,世上是不會有其他人能夠體會得到的。

    可張狂剛抱住林詩雅,林詩雅就嬌羞而憤怒地尖叫道:“張狂你……你在發什么神經???快把衣服穿上?。?!”

    “嘎?”張狂一怔,放開林詩雅低頭一看,發現自己渾身赤裸,胯下的鳥兒還吊兒郎當地甩動著……

    數分鐘后。

    “砰!”房門被狠狠地關上,并從里面傳出林詩雅充滿憤怒的聲音:“混蛋,晚飯之前不許回來?。?!”

    就這樣,張狂被趕出了門,看來林詩雅是真的生氣了。

    只是張狂仍然有種身處夢境的感覺,他都多少年沒跟林詩雅這樣吵吵鬧鬧了,這真的是現實嗎?

    是的,這是現實,因為他做的夢是不會發生被林詩雅趕出門這樣無聊的事情的。

    因此,張狂抬頭看著晴空萬里的藍天連說了幾聲“謝謝”,老天跟他開了一個巨大的玩笑,雖然這個玩笑曾讓他痛不欲生,但此時此刻張狂卻無地比感謝上帝,感謝它給了他一次重新再來的機會!

    懷著激動和愉快的心情,張狂就往樓下走去,確認自己重生以后,他對周圍的一切都感到好奇,可剛走下一級樓梯,張狂就感覺腹部有些疼痛,這是手術后遺留下來的問題,由于家里太窮,張狂手術后只能立即出院,一些后續處理都沒來及做。

    可一想起手術,張狂的臉唰地一下就白了,他突然想起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盡管他是重生了,但林詩雅的血液癥百分之九十九還存在,如果他還像上輩子那樣賺不到足夠的錢,悲劇依然會發生!

    這下該怎么辦?到底怎樣才能賺夠100萬聯邦幣???

    張狂的額頭頓時冒出了冷汗,神色愈發著急,再去當游戲評論員?不行,那點工資遠遠不夠,出去打零工?那更加不行了!

    再次進入《星痕》闖蕩?也不……嗯???

    “《星痕》?!”張狂眨了眨眼,忽然意識到某件事情。

    上輩子,張狂曾進入過《星痕》闖蕩,解說員的工作也做了兩年,由于對游戲的熱愛,張狂可以說是時時刻刻都關注著《星痕》,在論壇上瀏覽玩家們在游戲里經歷的各種任務、趣事、八卦,是林詩雅去世以后,張狂除酗酒以外唯一的愛好。

    這就是說,從《星痕》運營開始到被車撞飛重生,張狂擁有足足5年的游戲記憶?。?!

    想到這,張狂都快壓抑不住自己的笑意了,但下一秒,張狂卻給了自己兩巴掌,強迫自己冷靜下來,這種時候要冷靜,千萬別樂極生悲,他得仔細想一想接下來具體該怎么做!

    嗯!當務之急是要找到一個穩定的收入來源,因為《星痕》還有兩天才運營,貨幣互通功能也要在游戲運營3個月后才開通,所以進了《星痕》是無法在短時間內賺到錢的。

    可再過不久,林詩雅的病一旦確診,就需要錢來穩定病情,而且日常的生活費用也必須有,但到時候張狂不可能還讓林詩雅出去打工,因此他一定要有收入。

    只是他已決定要進入《星痕》闖蕩,是不可能出去打零工的,那么這收入來源又從哪里來呢?

    對了,有了!張狂突然喜上眉梢,他怎么就忘了還有這個辦法呢?

    ————————

    新書來了,求收藏求紅票啦!
江苏快三开奖遗漏 福彩3d专家杀号定胆最准确 广东好彩1在什么地方买到 11选5前三组选六码 股票市场指数 新群英会20选5任4技巧 排列三杀号定胆360十位 甘肃十一选择五助手 湖北十一选五预测推荐 互联网理财平台盛佳宝 排列五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