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無敵戰神

作者:倦鳥先睡

    網游小說網www.069690.live(網游小說全拼+.com),您記住了嗎?

    起伏跌宕的一天終于過去了,張狂醒過來的時候,已經回到了詩雅小筑,并且已是第二天的中午了,一睜開眼,張狂就下意識地想坐起身來,但身體微微一動,胸腹位置傳來一陣劇痛,渾身也酸軟無力。

    “嘶……”張狂冷吸了一口氣,疼得眼淚都冒了出來,不過旁邊立刻傳來驚喜和關切的聲音:“狂,你終于醒了!快別動,你傷得不輕!”

    這是林詩雅的聲音,張狂看著眼前熟悉溫柔的俏臉,鼻子一酸,愧疚地說道:“對不起,詩雅姐?!?br />
    “傻瓜,別說對不起,最重要的是你能醒過來,現在你感覺怎么樣,有哪里不舒服嗎?”林詩雅撫著張狂的額頭,柔聲說道。

    可張狂聽后忽然想起了什么,臉色大變,急聲問道:“詩雅姐,如月呢?如月她怎么樣了?”

    “如月沒事,不過還要過幾天才能蘇醒,紫煙把她安置在附近的醫院?!绷衷娧琶卮鸬?,直到現在她還不知道當時發生了什么,但如月為了張狂而受傷,這是可以確定的,對此林詩雅無比地感激如月,心里對如月的芥蒂也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我去看她?!睆埧衤牶笪⑽⑺闪丝跉?,然后又想起身,卻被林詩雅制止了:“不行,師父說這幾天你不能下床,要好好休息,不然會留下后遺癥的?!?br />
    “師父?”張狂一愣,隨即才意識到林詩雅說的是龜仙子,而林詩雅語氣十分嚴厲,張狂也就乖乖聽話,繼續躺在床上,只是眼神很快變得飄忽起來,不知道在想什么。

    見張狂情緒不高,林詩雅又安慰道:“狂,如月真的沒事,師父他老人家保證過的,你就安心休養吧,我們都沒事,你不要自責,好嗎?”

    “嗯……”張狂望著天花板,心不在焉地應了一聲。

    見狀,林詩雅就有些不知所措了,她能體會到張狂極為復雜的心緒,張狂一定覺得自己沒能保護好她們,先是柳依依被擄,然后是她被抓,最后如月的保鏢陳龍戰死,如月又受重傷昏迷,換作是她,也會覺得自己沒用。

    只是站在林詩雅的角度來看,張狂已經盡力了,在實力如此不對等的情況下,張狂能做到目前這種地步已經非常難得,最起碼,她們幾個都沒出太大的意外,不是嗎?

    或許這么說有點冷酷無情,但事實就是這樣,華俊杰的計劃十分殘忍,如果讓其得手,她們面臨的將是比地獄還要恐怖的遭遇,如今只有如月受了傷,已經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想了想,林詩雅就輕聲說道:“我去給你做點吃的,順便告訴昭雪和依依你醒了,她們都很擔心你,打起精神,別讓她們再擔心你了,明白嗎?”

    經歷了這次的事情,林詩雅也變得堅強一點,否則這種時候她也會很難過,需要其他人的安慰,而昨天趕到紫云橋看到張狂和如月都不省人事的時候她就暈了過去,直到今天早上才醒過來,之前一直是柳依依和陸昭雪在照顧張狂,身心非常疲憊,現在還在睡覺,要不是兩女睡前再三交代張狂一旦醒來一定要叫醒她們,林詩雅都不忍打擾兩女休息。

    張狂聽了神色微微好了一些,對林詩雅點了點頭,林詩雅才退出房間,沒多久,柳依依和陸昭雪果然就匆匆地趕過來了。

    雖然昨天被救出來以及回到別墅的時候,柳依依和陸昭雪都有見過張狂,但現在才算是真正的劫后重逢,因此兩女格外的激動,如果不是知道張狂身上有傷,此刻一定都撲到張狂身上去了。

    看著柳依依和陸昭雪淚眼婆娑,都激動得說不出話來,張狂柔聲道:“這兩天難為你們了,沒有保護好你們,對不起?!?br />
    兩女聽了紛紛搖頭,眼淚卻繼續嘩嘩地流個不停,張狂見了有些艱難地伸出雙手,給兩女擦眼淚,道:“別哭,我心疼?!?br />
    陸昭雪和柳依依聽后,就手忙腳亂地抹眼淚,就是不想讓張狂難受,張狂見了感動不已,遇到這些紅顏知己,他是多么幸運,可是……他卻沒能保護好他們!

    是的,就算擊退了華俊杰(張狂還不知道華俊杰被云紫煙截住了),就算“學會”了二重魔化,張狂仍然感到無比自責和懊惱。

    以華俊杰的姓格,必然會卷土重來,而且絕對還是來陰的,如今雙方已徹底撕破臉,華俊杰肯定會傾盡全力對付他和他身邊的人,沒能把華俊杰永遠留在T市,就是埋下了隱患,張狂很后悔和不甘當時為什么沒能再多堅持一會兒,把華俊杰徹底抹殺!

    因為沒能殺掉華俊杰,所以張狂覺得自己很沒用,白白讓如月受這么重的傷,辜負了大家對他的希望……

    不過聰慧的陸昭雪似乎察覺到了張狂的異樣,并很快就猜到原因,想了想就說道:“狂哥哥,你不用自責,云姐姐已經把那個壞蛋抓起來,送到警察局了?!?br />
    張狂一愣,詫異地問道:“你說的壞蛋是華俊杰?”

    “除了他還能是誰,不過那樣的人該受到千刀萬剮,送警察局實在太便宜他了!”柳依依可不客氣,在她看來,華俊杰這樣的禍害死了最好。

    “嗯嗯!”陸昭雪也贊同地點點頭。

    然而張狂聽后卻浮現出古怪的神情,好一會兒后才意味深長地說道:“不過有時候,死才是最便宜人的……”

    柳依依和陸昭雪聽了張狂的話后有些不解,但張狂沒有解釋,跟兩女溫存了一會兒后,張狂就讓精神還不太好的兩女回去休息,柳依依和陸昭雪有些不舍,但最后還是乖乖地聽話回房休息了。

    兩女走后,張狂的表情卻變得深沉起來,輕聲自語道:“華俊杰,看來老天終于看不慣的卑劣行徑,給了我一個反擊的機會,現在你一定覺得很慶幸,沒被我殺掉吧,呵,別高興得太早,不用多久,我就會讓你身敗名裂,變得一無所有!”

    是的,在張狂看來,死亡的確太便宜華俊杰了,這次的事讓張狂震怒不已,從接到華俊杰第一個電話開始,張狂就恨不得殺死華俊杰,以絕后患,但是,在聽到華俊杰被云紫煙送到了警察局后,一個之前張狂從來不敢想的計劃出現在腦海之中,也正是從這一刻開始,張狂走上了另一條路……

    沒多久,林詩雅就端著一碗雞蛋粥進來,張狂傷還沒痊愈,最好吃一些流質食物,這都是遵照龜仙子的吩咐,張狂也趁此詢問了昨天他昏迷后發生的一些事情。

    其實龜仙子帶著張狂和如月離開以后,就直接把兩人帶回到詩雅小筑,在家苦苦等候的柳依依幾人都被嚇了一跳,要不是包括湯米在內沒人干得過龜仙子,恐怕這老頭會先被打一頓。

    回到詩雅小筑,龜仙子就給兩人療傷,張狂問題不大,雖然傷不輕,但還沒有傷了元氣,如月卻不一樣,其實如月已經瀕臨香消玉殞,否則當時龜仙子也不會說“看她自己的造化”,不過知道如月是張狂的紅顏知己后,就費了很大功夫把如月從鬼門關前拉了回來,老頭為兩人療傷完畢后消耗不少,不得不遁地回家休養。

    聞言,張狂心里很是感激龜仙子,這個師父實在太靠譜了,林詩雅也感嘆地說道:“狂,你跟師父是怎么認識的,你變得那么厲害,是師父教你的吧?”

    龜仙子是張狂師父,林詩雅自然也跟著喊“師父”,對張狂能認識那樣的神仙人物,林詩雅感到不可思議的同時也很好奇,張狂聽后微微猶豫就點了點頭,林詩雅說的“厲害”指的是魔化,張狂不想讓林詩雅太過擔心,就撒了一個善意的謊言。

    不過張狂還是有些在意林詩雅是如何看待魔化的自己,就裝作不在意地問道:“詩雅姐,昨天我殺了人,你……”

    林詩雅一聽前半句話就捂住張狂的嘴,責怪道:“不會啦,經過上次的事情,我還會犯那樣的錯誤嗎?你昨天殺死的是惡人,是替天行道,就好像電影里的蜘蛛俠、蝙蝠俠那樣,我崇拜你都來不及,怎么會討厭你?!?br />
    張狂笑了笑,終于放心下來,喃喃地說道:“有你們的支持,我才能一直走下去?!?br />
    “我們會的?!绷衷娧畔胍膊幌氲鼗卮鸬?。

    張狂聽后,內心就變得更加地堅定,為了身邊的人,他必須做出改變了。

    這時,房門被敲響,然后陸昭雪就走了進來,張狂和林詩雅一怔,這丫頭不是去休息了嗎?

    可陸昭雪暫時沒理會張狂和林詩雅,而是面朝門外不解地問道:“琳姐,你怎么站在外面,快進來??!”

    林詩雅一聽,就笑了笑,站起身走到陸昭雪身旁,在陸昭雪耳邊說了幾句,兩女就一起走出了房間,過了一會兒,葉琳才低著頭走了進來,并默默地關上房門。

    張狂看到葉琳的樣子后,就知道這女人跟他之前的心態差不多,可他不是說過不會怪她么?

    然而張狂并不知道葉琳在知道華俊杰親自來到S市,還差點造成無法挽回的后果之后,心中的自責和懊悔已經到達一個難以想象的地步,以至于走到張狂身邊后,竟噗通一聲跪了下來,抬頭傷心地祈求道:“狂,只要你肯原諒我,想怎么懲罰我都可以!”

    ————————

    感謝LG、流逝的打賞和粽子,夙_夜的月票,書友170420、閃閃de紅星的粽子!
江苏快三开奖遗漏 理财平台排行第一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 一 基金配资平台 上交所股票上市规则 天津快乐十分一定牛 app 股票推荐老师算诈骗吗 3d今天的开机号和试机是多少 pk10一天稳赚5000图片 内蒙古快3一定牛预测 浙江11选5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