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無敵戰神

作者:倦鳥先睡

    網游小說網www.069690.live(網游小說全拼+.com),您記住了嗎?

    冰晶飄在空中,張狂和柳辰等近戰自然很難進行輸出,雖然張狂幾人不是沒有遠程技能,但這些技能都有冷卻時間,跟遠程職業是不能比的。

    于是乎,如月等人只好挑起重任,一起對冰晶攻擊,正如張狂所說,他們幾個必須合作才有可能擊中冰晶,只是該如何合作,這就得研究一番了。

    首先,如月、陸昭雪、劉勝、冰心渙然四個遠程采用“齊射”的辦法,對冰晶所在的區域進行覆蓋攻擊,企圖用齊射單體攻擊的辦法達到范圍技能的效果,事實證明這個辦法是不行的,因為只有4個人,4個單體攻擊覆蓋的區域實在有限,以冰晶的移動能力,想要躲開是很容易的。

    “這個辦法不行?!眲贀u搖頭道:“冰晶移動太快了,就算20個遠程玩家一起攻擊,也未必能擊中它?!?br />
    “那怎么辦?”如月苦惱地問道,冰心渙然想了想,就提議道:“我們把它逼到角落去吧,那樣命中率會高一些?!?br />
    “逼到角落?”

    劉勝微微思考,眼睛就亮了起來,心有靈犀地幫冰心渙然解釋道:“這個辦法好,冰晶不是只在冰晶之地移動嗎?只要我們把它逼到冰晶之地的角落,它躲閃的空間就變小了,到時候我們再對冰晶在角落進行躲避的習慣分析透徹,命中的可能姓就變高了?!?br />
    如月和陸昭雪一聽,終于明白過來,于是接下來四人就有意識地將冰晶“趕”到冰晶之地的死角去,反復在死角對冰晶進行攻擊,次數多了,幾人對冰晶的躲避規律和習慣有了一定的了解,最后陸昭雪的箭矢成功地命中冰晶,還剩下4朵。

    “射得漂亮,昭雪!”如月很愉悅地對陸昭雪進行了夸獎,只是陸昭雪打碎冰晶后就把目光移向張狂,丫頭最希望得到的是張狂的贊賞,張狂當然也不吝嗇,向陸昭雪豎起了大拇指。

    有了經驗,如月幾人對擊碎剩下來的4朵冰晶充滿了信心,大伙也不浪費時間,立刻趕往下一個冰晶之地,由于冰封高原面積較大,飛行就花費了不少時間,打到最后一朵冰晶的時候,已經快21點了。

    不過搞定了冰封高原,“開啟永恒戰場”這個任務就完成了,所以大伙就算肚子有點餓,也依然堅持到了最后一步。

    最終,還是陸昭雪打出最后一擊,把最后一朵冰晶擊碎,冰封高原暴亂的冰元素立刻平靜了下來,肆虐的冰風暴消失不見,溫度也回升,一條美麗的冰河出現在張狂等人的面前,讓大伙都露出燦爛的笑容。

    “終于做完了,回城交任務吧,交完任務,大家就可以下線休息了?!睆埧裥χ鴮﹃犛褌冋f道,伙伴們聽了都點點頭,于是張狂就拿出集體回城卷,一起回到了星輝城。

    星輝城,戰場大廳。

    “你們果然沒有讓我失望,謝謝你們平息了各地的元素暴亂,永恒戰場很快就會重新開放,咱們的勇士又能回到戰場上建功立業,這是你們的獎勵,希望你們也能在戰場里頭綻放出屬于自己的光輝?!睉饒黾漓胝f完之后,終于給了張狂等人期盼已久的任務獎勵:

    【戰場榮譽徽章】:徽章,體質 100,擁有特殊技能【戰神庇護】,品級:白銀,戰場特殊徽章,能在關鍵時刻挽救戰士的生命。

    注:此裝備為特殊裝備,無法交易,無法掉落。

    【戰神庇護】:解除任何負面限制效果,可在受限制時使用,無消耗,冷卻時間2分鐘。

    “居然是徽章,太給力了!”容城大官人看清楚戰場榮譽徽章的信息后,不由欣喜若狂,徽章是最為特殊的一種裝備,一個玩家可以佩戴無數枚不同的徽章,不占用任何裝備欄,而徽章的種類千奇百怪,什么樣的屬姓效果都有,要是能收集足夠數量的徽章,哪怕不穿裝備也比其他玩家厲害。

    當然,徽章并不容易獲得,在前期低級的副本和boss身上是不會有任何徽章掉落的,任務也不會獎勵,戰場的榮譽徽章應該是玩家能獲得的第一枚徽章,之后,就得靠玩家自己的本事了。

    是的,每個進入戰場的玩家都能用個人聲望兌換戰場榮譽徽章,張狂等人不過是完成了開啟戰場的任務才提前得到,然而戰場榮譽徽章分幾個品級,一開始玩家只能兌換精鐵級的榮譽徽章,不加任何體質屬姓,只有【戰神庇護】這個技能,跟張狂等人白銀級別的榮譽徽章有較大的差距,100體質就是1000生命值啊。

    所以說,“開啟永恒戰場”這個任務還是值得一做的!

    而交完任務沒多久,全服公告響起:“叮,魔神小隊完成了戰場開啟任務,15分鐘后將進行全服維護,維護時間為3天,請各玩家做好下線準備……”

    ……我是分割線……

    詩雅小筑。

    完成任務后,張狂、如月和陸昭雪才得以下線吃飯,吃過飯洗過澡后已經22多了,張狂不免被林詩雅埋怨了幾句,吃了飯再上線做任務不是一樣么?

    只是埋怨歸埋怨,林詩雅還是關懷備至地把飯菜重新熱好,張狂和如月、陸昭雪吵吵鬧鬧地吃完晚飯后,就回到了房間,各自休息去。

    然而如月洗完澡以后,卻又偷偷地打開房門,看了看空無一人的走廊后,就躡手躡腳地往張狂的房間走去。

    沒什么事情的話,張狂的房門是不會關的,如月咬著嘴唇,臉紅紅地擰開了張狂的房門,心里暗罵張狂花心大蘿卜,有了新歡忘了舊愛,這幾天陸昭雪跑過來詩雅小筑住,張狂就幾乎把非游戲的時間全放在陸昭雪身上,雖然如月也很寵愛陸昭雪,但張狂你總找個時間撫慰一下她們這些“舊愛”吧?

    “我這么主動,那家伙肯定會笑我的,不過不會哭的孩子吃不到奶,算了,老娘豁出去了!”如月擰開張狂的房門后,就慢慢地推開,可門剛打開一絲縫隙,如月就聽到張狂和陸昭雪的交談。

    “狂哥哥,人家要吃棒棒糖嘛!”陸昭雪嗲聲嗲氣地說道。

    “好,等一會兒,我說你就那么喜歡吃棒棒糖么,喏,給你…嘶,你輕點?!睆埧裥χf道,最后居然"shen?。椋睿⒘艘宦?,如月一聽,心里咯噔一聲,這兩人不會……

    “舒服嗎?狂哥哥?”陸昭雪嬉笑著說道,而且嘴里含著東西,說話有些模糊不清。

    “嗯,可以用力點了,啊~~”張狂又舒服地"shen?。椋睿⒘艘宦?,臉紅到耳根處的如月終于忍不住,一腳踢開了門,叉著腰罵道:“張狂你這個混蛋……咦?”

    顯然,如月以為張狂和陸昭雪在做一些兒童不宜的事情,可踹開房門以后才發現不是這樣的,雖然張狂"ci?。欤酰铮⒅习肷?,但卻趴在床上,而陸昭雪則踩在張狂的背脊上面,嘴里含著一根棒棒糖,原來陸昭雪在幫著張狂踩背。

    “你干嘛,我怎么混蛋了我?”張狂趕緊轉身起來抱住被驚嚇差點摔到床下的陸昭雪,然后才無奈地看著如月。

    “啊~哎喲?!标懻蜒┨擉@一場,躲在張狂懷里顫抖了一會兒,才怯怯地望向如月,不敢說話,她不明白如月怎么突然踹門跑進來罵張狂。

    明白自己誤會了張狂和陸昭雪以后,如月一臉的尷尬和愧疚,一時間不知道說些什么,還好詩雅小筑房間隔音效果好,沒有驚動林詩雅等人,不然就糗大了。

    張狂看到如月的表情變化,再回想自己剛才跟陸昭雪的對話,大概就猜到如月為什么發飆了,先是瞪了如月一眼,然后才無可奈何地說道:“先把門關上,你不覺得冷么?”

    “哦,哦?!比缭侣犃它c點頭,然后聽話乖乖地把門關上,只是把門關上之后,又低著頭站在門口那里,張狂見狀又說道:“站在那里做什么,有事就說唄?!?br />
    如月聽了抬頭看了張狂一眼,發現張狂沒生氣,這才走到張狂床邊坐下,然后小聲地說道:“其實也沒什么事?!?br />
    “沒事過來干嘛,無端端嚇人一跳?!?br />
    “我以為你們……”如月聽了就想解釋,只是話說了一半就說不下去了。

    “以為我們什么?”張狂露出一臉似笑非笑的神情,如月見狀又低下頭,細若蚊聲地說道:“對不起,我誤會你們了,昭雪,剛才嚇到你了吧,是如月姐姐不好,抱歉?!?br />
    “沒關系?!标懻蜒┻€是很疑惑,她的如月姐姐到底誤會了什么呀?

    張狂聽了就笑著對陸昭雪道:“丫頭,你回房睡覺吧,明天早上記得起床哦?!?br />
    “嗯!”陸昭雪一聽,又露出開心的笑容,然后對張狂和如月說一句“晚安”,就蹦著回房了。

    之后,張狂才沒好氣地看著如月道:“昭雪過幾天就得回她真正的家里,可能幾個月都不能來這里玩了,所以這幾天我才會陪著她玩,剛好系統維護,丫頭提議明天大家出去游樂場玩,剛剛來我房間,就是說這事,我覺得有點累,就讓她幫我踩踩背,我這么解釋,你明白了吧?”

    “明白了?!比缭侣牶竽X袋快耷拉到波濤洶涌的"shuang?。妫澹睿纾⒗锪?,好慚愧。

    張狂看到如月這模樣,不禁笑了笑,然后用腳碰了碰如月的玉腿,道:“把門關上,睡覺了?!?br />
    “哦,晚安?!比缭抡酒饋?,垂頭喪氣地往房門走去,可走了兩步又聽見張狂的聲音:“我讓你把門關上,然后回到床上,我們一起睡?!?br />
    “真的???”如月一聽,俏臉一下子又容光煥發起來,驚喜地看向張狂。

    張狂玩味地說道:“你不就是打我的主意才偷溜來這兒的嗎?”

    “對呀!”如月迅速把門關上就嗖地跑了回來,接著一臉興奮地跳上床,并撲到了張狂身上。

    “你、你慢點……別亂抓……??!”張狂看著變身女流氓的如月撲過來,不由露出膽戰心驚的神情,這女人瘋起來,他會欲仙欲死的。
江苏快三开奖遗漏 快3彩票正规平台 北京pk10软件 大全 快乐十分app st股票交易规则 北京28开奖时间 排列三试机开机号100查询 怎么样炒股 贵州十一选五推荐今天 龙湖配资 2002年黑龙江36选7中奖号码